屏山县 阜平县 晋江市 长丰县 景德镇市 镇雄县 平陆县 杭锦旗 浦北县 太仓市 浦县 岳池县 浦城县 昌邑市 都昌县 武汉市
王源戛纳最佳着装 网红减肥假药 胡歌现身武汉书店 云南打击跨境赌场 章子怡晒女儿手工 翟欣欣再发微博 林允小号

对话陈国富:青年电影人“能被看到”已经不得了,但“被看到”也是把双刃剑

标签:二爷 体育

2018-5-30 7:56:32 来源:城市新闻资讯网

  “在国内办这样一个相对公平、透明的比赛,既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而且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品牌,这是很难想象的一件事。”

  5月4日,第12届FIRST青年电影展正式公布了各个单元的评委成员。在主竞赛单元里,陈国富接棒娄烨,成为这一届评委会主席。

  

对话陈国富:青年电影人“能被看到”已经不得了,但“被看到”也是把双刃剑

  每逢7月末,FIRST青年电影展都会在西宁如期而至,并本着以为青年电影人提供平台,促进电影节与电影本体研究与交流为初衷。在盛夏来临前夕,娱乐独角兽特对话陈国富,以探他眼中的“FIRST”。

  FIRST之于陈国富:

  “是个机缘,也应为此尽一份力量”

  “从2006年FIRST电影展诞生,到2012年引入长片,走到今天,感谢越来越多人注目、肯定这个年轻的影展。在我们自己看来,对抗死亡的准备和对创作的坚守共存,感谢有这样一批电影工作者和电影创作者不断地在证明影展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透过FIRST影展首席执行官李子为的这席话,对于也曾开办过电影节,深知其中艰辛的陈国富而言,FIRST给他的初印象是“很厉害”。

  “我很怕热闹,见到陌生人会不自在,”陈国富坦言其实这么多年来FIRST一直都有邀约,在自我斗争了多次之后,他终于在今年走到了必须出面的关卡,“这是个机缘,我也觉得应该为此尽那么一点点力量。”

  

提及陈国富,大众对其印象或许停留在他近些年来在商业片领域的制片人、监制身份,诸如“狄仁杰”系列、“太极”系列、《鬼吹灯之寻龙诀》、《二代妖精》等影片。

  提及陈国富,大众对其印象或许停留在他近些年来在商业片领域的制片人、监制身份,诸如“狄仁杰”系列、“太极”系列、《鬼吹灯之寻龙诀》、《二代妖精》等影片。

  其实从早期写影评做杂志、成为金马影展创始人,到为杨德昌改剧本、自己当导演拍摄电影,甚至成为台湾新电影运动的核心力量,陈国富通过导演或监制《双瞳》、《20、30、40》、《天下无贼》、《集结号》、《风声》、《唐山大地震》、《画皮2》、《寻龙诀》、《火锅英雄》等影片,缔造了一部部类型电影的典范,业界更是将他视作“金牌监制”。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身份多元的电影人,来到FIRST的陈国富直言因自己近几年一直在监制商业类型电影,外界对其存在一些误解,“并不是说我不懂或不喜欢文艺电影,我过去是看欧洲导演片子的,所以这次能看到不同风格的电影,很珍惜这个机会。”

  

对话陈国富:青年电影人“能被看到”已经不得了,但“被看到”也是把双刃剑

  细数FIRST历届获奖影片,结果都充满不确定性。为了不沦为市场趣味和行业导向的附从,电影节的竞赛体系必然不能依赖于规则系统,更不能以个人喜好而马首是瞻,在不断更迭评委人选下,在尊重电影语言传统的基础上,不断探索新的标准。

  此次,陈国富出任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就其丰富的经验和专业度来看,对于前来参加FIRST青年电影展的导演来说,无疑是一种助益。

  “我关心的是个人的差别,你想把你身处的现实解释成什么样,又怎么面对加赋于自己的挑战,作为一个个体、一个创作者,能给我的回答是什么。”陈国富表示自己不会刻意去选择更具商业可能性的作品。

  至于评审标准,他如是说道,“应该是今年的参赛作品给我们一个标准,而不是我们给它。因为这些作品在很早之前就开始酝酿、完成,我们像是来检验收割成果的。”

  FIRST之于青年电影人:

  “能被看到已经是一件了不得的事了”

  本以为入世已久的陈国富在谈论当下华语青年电影生态时会言辞谨慎、语言泛泛,但事实恰好相反。

  “为什么想要干这个行业?”在陈国富看来,“青年电影人的优势和弱势是同一个,市场没那么大,导演在创作时会很忠实自己,有很多资源的条件会使他们受限,但这也是一把双刃剑看导演们怎么运用了。”

  “希望能把焦点集中一下,不要被信息过度干扰。”陈国富建议青年导演在正式步入工业化之前,不要考虑市场、不考虑营销以及发行,要专注于心中的起点,先把作品做出来再做张望。

  

对于被看作是打通电影作者性与市场可能性的“艺术家”,陈国富偶尔也会陷入苦思。

  对于被看作是打通电影作者性与市场可能性的“艺术家”,陈国富偶尔也会陷入苦思。

  在他看来,新导演会去关注一些边缘化的族群和社会现象是比较正常的,因为首先他们来自于一个很生活化的、充满烟火气的世界,在还没有正式踏入电影产业前,他们所有的生活体验以及观察视野必然会随之放进作品里。其次,青年导演以及新导演所掌握的资源也非常有限,拍摄预算、演员选择等元素都决定了选材的特殊性。

  “幸运的是,从西宁开始,这些作品可以拥有一个新的旅行。”

  

时间追溯到2006年,彼时的FIRST青年电影展还是大学生影像节。第一届大学生影像展映节所征集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传媒大学在校生的作品,到了第二届,全国各地高校的学生作品陆续多了起来。

  时间追溯到2006年,彼时的FIRST青年电影展还是大学生影像节。第一届大学生影像展映节所征集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传媒大学在校生的作品,到了第二届,全国各地高校的学生作品陆续多了起来。

  众所周知,西方的老牌电影节都已比较成熟化,但电影节在中国还算新兴行业,大家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那时候的国内影展竞赛平台基本就是一片待开垦的荒地,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由学生拍摄的短片以及青年导演的早期作品若想在行业里露出,几乎只有一条路可走:去参加西方的电影节。

  青年导演面临的普遍问题便是“急需被看到”,FIRST的出现恰逢其时。

  

对话陈国富:青年电影人“能被看到”已经不得了,但“被看到”也是把双刃剑

  自2011年来到西宁后,FIRST青年电影展便扎根于此。从《心迷宫》(《殡棺》)、《黑处有什么》、到《八月》、《老兽》、《爆裂无声》等影片,无论是能够提名台湾金马奖,还是成为年度华语电影之??,FIRST青年电影展经过几年的蓄能,已具备为电影工业注入新鲜血液的能力,又因与金马奖提名存在比较高的重合度,FIRST青年影展近两年来一度被誉为“金马最强前哨”。

  饶是趋于吻合,但在创作视野上,内地的青年导演跟港台导演相比依旧有着无法回避的差别。在陈国富看来,他不会去过多关注地域的差异,“每一个地方的人都在面临新的挑战,搞创作的人就是在回应这些挑战。”

  在他看来,创作者在生活中面对的焦虑未必是集体性的,每个人的表达方式也都不尽相同,但其焦虑的问题必然会反映在创作里。

  

对话陈国富:青年电影人“能被看到”已经不得了,但“被看到”也是把双刃剑

  “如果没有FIRST,它们会被送到哪里,国外?然后国外我们只会关心有没有得奖。”陈国富直言,FIRST是在中国发生的活动,基于这些年来积攒的行业信誉度,必然会吸引不少人来关切,关切有没有新的人才、好的作品。

  “被人看到就非常有价值了,FIRST办到现在这种关注度,对于一个新人来说已经很难得了。”给予有才华的青年导演一个来自电影节的专业性肯定,通过这个“敲门砖”被行业以及市场所看到,从而正式步入行业,FIRST无疑身负重任。

  至于未来,陈国富希翼中的FIRST是:“不受任何干扰、一如既往、一往无前。”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刘伟 HF113)
分享到:
技术支持:蜘蛛池 www.kelongc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