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河县 项城市 淳安县 罗江县 克拉玛依市 通榆县 甘孜县 高平市 湘潭市 武定县 凌海市 城口县 安多县 天峻县 基隆市 革吉县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妈妈最后的103天,该不该救

(2019-07-17 15:27:07)
标签:

安乐死

分类: 婚姻情感

妈妈最后的103天,该不该救


这是一封读者来信:

从懂事起,我和哥哥过生日那天,妈妈都会说“儿过生,娘过苦”。我们的诞生之日亦是作为妈妈的受难之日,以前只是把它听在心里,等到自己为人母,才彻底明白这句话的真正意义。

在所有人的眼里,我是个孝顺的女儿。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孝顺,但是我知道妈妈这些年经历的苦,是她含辛茹苦地拉扯大我和哥哥。

在我的记忆里,妈妈从来没有过过一天的舒服日子,给我的永远是无休止忙碌的身影。妈妈用她瘦小的肩膀,撑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撑起了我和哥哥头顶上的那片天空。在我心里,是感激她的,哪怕她是我的妈妈,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妈妈的心里装了所有人,可唯独没有她自己。我以前也总觉得上天是公平的,好人有好报,妈妈这样的人上天一定会怜惜她。我的妈妈是附近人尽皆知的好人,心地善良,热心快肠,勤劳顾家。这样的人,后半生应该享享清福,儿孙满堂,承欢膝下。

可是直到7年前,妈妈被查出得了乳腺癌,在医院医生说要立刻做手术的时候,我抱着她哭了。我开始怀疑一切,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为什么在生活刚刚开始才要朝着好的方向走的时候,却让她又要经历这些?

我到现在还记得当时医生让我去办公室谈话,要签手术风险告知书,看着上面的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我整个人都是颤抖的。我害怕如果万一真的有意外我该怎么办?我不记得是怎么签的字,只知道手术进行了四、五个小时,等在手术室外面的我,眼泪一直都没有停过,恐惧和不安一直包围着我。

虽然同样等在手术室外面的,还有表哥,可是那个时候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中途手术室的门开了一次,医生跟表哥说了一些话,门又关上了,那一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表哥说手术很成功,我的心,终于放下了,看,老天还是有眼的,我的妈妈,终于平安无事了。

手术之后的前三年我都带妈妈去医院复查,每次都胆战心惊。不过幸好,每次的结果都很好,我在心底感谢老天的眷顾,我以为那段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结束了。

直到两年前,我即将临盆,妈妈在家摔了一跤,她瞒着我不说,最后疼的受不了才告诉我。那天是我第一次做胎心监护,接到她的电话,我赶回家把她带到医院。检查结果如晴天霹雳一般,癌细胞转移了,而且是转移到了骨头里。我不敢告诉她,可是眼泪却控制不住地往下流,不知道要怎么办,医生说要做放化疗,可是我怀孕快九个月,没有办法在医院照顾她。

这么多年,每一次来医院都是我陪着她,我当时在想,如果我不能陪着她,她要怎么办?还好表哥在医院,说他会看着。即便我们排斥和害怕,可是没有办法,化疗还是要做。我不知道这一个星期的化疗,妈妈是怎么做完的,我只知道我去医院接她的时候,她苍白的脸色让我心疼得不得了。妈

妈拉着我的手说,太痛苦,受不了,不想再做了。我看着她被化疗的药物折磨得没有一丝血色的样子,心疼极了。我说,受不了就算了吧。于是我们回家了。这两年多,妈妈盼来了外孙和孙子,病情也开始慢慢变得严重,从开始的行动不便变成要依靠拐杖,到后面的卧床不起,无情的病魔一点点的将她吞噬,尽管对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不舍,可是坚强如她,想到以后只能躺着床上,不愿拖累我们的她,在我三十岁生日这天,吞下了200多颗安眠药。

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正在给她洗胃。即便是昏迷的状态,妈妈也还是眉头紧锁。我很心疼,妈妈一定很难受吧。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守在她的身边,好让她一眼眼就能看到我们。我记得第一次做手术的时候,妈妈跟我说过,一个人在ICU醒来很害怕。因为药物的关系,妈妈一直都在昏睡,癌细胞转移的这两年多,她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睡得这么安神,我甚至都感觉妈妈的情况变得好了起来。但是医生却一次次给我下病危,劝我们回家。

于是,我办了出院,带她回家,请了医生回家给她输液,插了导尿管,隔几分钟喂点水,帮她吸痰……所有的人都觉得她醒不过来,可是她却创造了奇迹,三天后,她睁开了眼睛,意识开始变得清晰,我的妈妈活过来了。

活过来于我来说是幸福的,因为妈妈在,家在。而对于妈妈来说是痛苦的,不能下床,每天只能躺在床上,还要忍受被癌细胞吞噬的痛苦。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种痛,但是刚强如她,也会被折磨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看到她痛苦的样子,我终于明白表哥跟我说既然她选择了这一步,那么就听她的是什么意思。

我何尝不知道离开于她来说是种解脱,可是我自私的想要把她留在身边,让她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痛,只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家。无数个夜晚我除了给她打针,喂她吃药,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喊疼。

我开始恨自己的自私,恨自己用自己以为是的好去对她。所有的人都告诉我,放手让她离开是对她最好的方式,我也无数次说服自己,可是最后我还是做不到。我做不到眼睁睁地看她离开,我害怕从此以后,回家再也没有那个可以让我叫她妈妈的人。

我恨,为什么要让她尝尽了世间所有的苦楚,在生命最后还要让她再经历这些。到了后来,妈妈开始了长时间的昏迷,偶尔有意识,也只是不停地喊疼,在一旁的我,除了哭,不知道还可以做什么……病魔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吞噬着她,在抢救回来的第103天,妈妈终于走了,因为后面大部分都在昏迷,走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跟我说。

我看着被病魔折磨得瘦到变了形的身体,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恨过我,怪过我。如果当初我不执意要救她,或许她只是安安静静地睡过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毫无尊严的死去。这也成了我心里的一个死结,让我一直没有办法原谅自己……

 

 


做为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你做得很好。在妈妈生病的期间,你全心地照顾她,她能体会到你对她的爱。你用尽力气想要妈妈活下去,她会明白的。好死不如赖活着,没有人真的愿意死,妈妈只是不想拖累你们,才会服药自尽。还记得那个肝癌晚期的老父亲吗?他即使呼吸急促,却始终坚持不吸氧只是为了给女儿省两块钱。我们的父母就是如此,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想到的依然是子女。

最近,柳岩父亲去世,她说了一句话:“如果亲人健在,有什么都给他们吧”。我想我们能给的也就是我们的爱吧,父母永远是能轻易触动我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的人。我们拼尽全力,只是不想对父母无能为力。可是,再有名望再有能耐的人,遇上疾病也只能听天由命。

2015年,我妈妈也被查出白血病,当时我一听到这三个字,眼泪就忍不住地往下掉。妈妈一辈子省吃俭用,待人和善,为什么会得这种病?我也和你一样埋怨上天的不公平。可是,埋怨之后,还是要积极治疗。

那时,妈妈抽了三次骨髓化验,确诊病症,对症下药。专家医生说,不化疗也许就是6个月生命,如果化疗,也许能延迟6个月的生命,但只要确定做化疗,过程很辛苦,且基本上剩下的日子就是在医院里度过。妈妈听了后,选择了不化疗,保守治疗。因为医院压抑的环境会让她的心情非常压抑,所以她宁愿没发病的时候在家躺着,如果流血不止再去医院治疗。

这样的情况下,妈妈也活了16个月,甚至比医生说用化疗要延续的时间还要长。疾病折磨得她很痛苦,她也曾想过,不要拖累我们,自尽算了,一了百了,但她又怕让我们背上不孝的罪名。所以,她还是坚强地活着,直到瘦成皮包骨。她最后一个生日时许的愿:能活到75岁就好。可惜,妈妈不到70岁就走了。所以,虽然活得很累,很辛苦,我的妈妈还是愿意活下去的。因为世上有她不舍得的亲人,有她愿意多看一眼的风景。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病人的意见就是最好的答案。有时候放手是一种成全,但身为子女真的很难做到撒手不管。在中国还没有安乐死,即使在清醒时签了放弃治疗,要有尊严地死,不想浑身插满管子,也仍然会受到来自亲戚朋友的各种非议。

你认为是你让妈妈痛苦地活了103天,所以很后悔。但是,你妈妈最后的103天,也许身体上很痛苦,但精神上有你无微不至的照顾,也算是一种安慰。所以,你也无需过多自责,更不要让自己的余生一直活在悔恨里。面对疾病,我们都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尽人事,听天命。在有生之年,对你爱的、爱你的人好一点,仅此而已。

祝好!

 

作者:装睡猫,期刊作者,自由撰稿人, 左手鸡汤,右手故事。她说,每个装睡的人都期待被唤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