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土器物,或为“香炉” 出土器物,或为“香炉”
专家初步判断该器物为本地窑厂出产 专家初步判断该器物为本地窑厂出产

  从上月开始,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城守街一工地进行发掘时,发现一处街坊遗址,发掘面积为3000平方米左右,时间从晚唐五代一直延续到南宋,考古队清理出房屋、排水渠(沟)等生活遗迹。专家推测,这里也许就是文献中曾记载的,唐玄宗在梦中买酒的繁华酒市——富春坊。

  道路

  中间高两边低方便污水流入街边小沟渠

  春熙路是成都市繁华商业街区的“心脏”地带,与红星路、科甲巷、总府路等街道相邻,早在1000多年前,春熙路附近便已“众人熙熙”。5月31日,天府早报记者进入考古工地,首先看到的是暴露于地面之上的6间房址遗址。考古工地负责人江滔介绍,每间房屋面积大约在12平米左右,采用了“前店后坊”的分区,很可能就是当时的坊市。出土物品多为生活器物,包括碗、盏、盘、甑等,基本出自本地的琉璃厂。

  遗址中,保存较为完整的道路宽为1.45米,目前揭露的长度达49米左右。砖路铺设呈W状,形状整齐且道路平稳。江滔介绍,道路中间稍稍拱起,两边相对矮一些,所以这些道路所用的砖是定制的,跟其他砖不一样。“这样的街道有个好处,就是可以及时让街道上的污水流入街边的小沟渠中,不影响行人走路。”

  相比起晚唐五代的道路,宋代的路相对来说较窄,每个朝代都在原来的路上重建,随着时代前进,道路却越变越窄。江滔说,这样的道路宽度在文献中可以找到一些佐证。当时元蒙大军攻入成都后,当地老百姓奋起反抗,家家户户将桌子、椅子扔到了街上以阻塞道路,足见当时的路并不宽敞。“这样狭窄的街道一方面反应了城市的经济繁荣,不断出现‘侵街’现象,另一方面说明城市较大,用地较紧张,与城市规划有关。”

  考证

  与江南馆、正科甲巷遗址或同属“富春坊”

  发掘区内随处可见排水沟,这些排水设施从晚唐五代开始修建,反反复复修了4次。“从断面可以看出,排水沟被不断往上抬,这就是改建的痕迹。从晚唐五代到南宋中早期,排水渠经过4次改建,直到南宋晚期到元初,这个排水系统才被废弃。”根据这些排水设施的性质,考古人员推测,这里和江南馆街坊遗址性质相仿,与正科甲巷遗址(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旧址)当年挖掘的排水沟一起,能够连成一片。“正科甲巷遗址的排水沟很大,相当于主干渠;这边发现的沟较小,相当于支沟。”江滔说,这些基础设施纵横交错,属于富春坊的有机组成部分。

  江滔表示,此次发掘的遗址能够反映当时的社会状况,为了解春熙路片区城市布局提供了更多的资料,“对于复原古代成都城市面貌、了解它的建筑方式、城市功能分区等都有重要的意义。”